金阳平:如何在“荒原”与自我相遇

[艺术汇 | 推介]   2015-08-18

金阳平作为一位70后艺术家,他更多的关注社会性与绘画的关系,较为明确的将绘画从西方透视学推向东方线性的实验之中,并在社会语境的范畴内,提出个体身份与自我、社会公共权利的多重关系。从50、60年代的艺术家更多关注的社会群体特征以及个人表达中加以抽离与转换,生成一种“社群化”的新意识形态。

在更加宽泛的视角来看,金阳平试图建立起一种直觉性的“他群”关系。在社群的概念中,自我与他者逐渐转化为“我群”与“他群”的社群关系。如果说:“社会世界包含四个向度,即我的实体同伴组成的直接经验的世界、同时代人的世界、前人世界与后人世界”。那么金阳平与50、60年代中国艺术家明显的区别在于由同时代人的世界转向对我的实体同伴组成的直接经验的世界。在这个意义上,金阳平通过在绘画的形式将关注点从沉重的社会群体共性特征塑造转向了对群体特性特征的塑造中。

金阳平的作品主要分为三个系列,人物肖像系列是最为直观的表达,游走于肖像之中的红线,略带一种紧张的气质,不同身份的肖像对象显示了其特有的精神状态与情感表达,这是一种“社论式”的艺术传达。我们在这面对面的过程,可以依稀可见现代人所特有的复杂情感,焦虑、怀疑、迷茫、斗争、矛盾等多种情绪。金阳平的肖像并非传达的仅仅是绘画对象,而是社会化的一种特质表达。动物系列带有很强的权利色彩,这些动物以某种象征意义代表着一种权利的传达与调侃。其中影像部分的作品,更为综合的表达着一概念。权利制度的严肃性被艺术的幽默方式所挑战,形成一种思维的反差,以一种反逻辑的方式,直接而有力的演绎了舆论与权利之间微妙的关系。综合绘画部分更加明确的探讨了有关身份的社会寓意。金阳平所绘画的持刀的少年、民工、青年等,非常明确的表达了身份的特征,以一种有力的绘画方式表达出一种社会身份的复杂性。通过多种形式的综合展示,表达中国社会群体的特殊特征。

中国正在逐渐经历一个激情的时代,在高速发展、物欲被过分强调的社会刺激下,身份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现实。中国作为一个独特的经济体,在一种共性与个性共生的极度扭曲价值观内,自我的意识被极大的分解在社会不确定的价值观念之内。一种直觉性的回归成为与迷茫共生的产物。在一种新的社会形态下,人们进入到一种带有社会意识的直觉性体验与塑造之中。在金阳平的作品中,在内容和形式上虽并未出现过多腐化萧寂的场景,但却使我产生了与托马斯·艾略特《荒原》佳作相同的阅读体验。或许有关“荒原”的遐想完全是来自一种自我意识对作品的曲解,但是在金阳平的作品中,这种被激发出来的“荒原”意识似乎来自于其自我存在方式与社会群体之间所形成的疏离感与批性。金阳平的作品,像是在描绘一群正在失去灵魂的现代幽灵,同时又并存着强烈的斗争意识,这在情绪转述上是十分复杂的。在此,面对面的对象,更像是一面镜子,谁在与谁对视将成为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撰文:阎玉婷)

金阳平:如何在“荒原”与自我相遇
金阳平:如何在“荒原”与自我相遇
64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