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艺术财经:画廊故事

郑路|H-O-H  展览现场  北京

2013年决定建立BETWEEN艺术实验室之前,阎玉婷有多年的时间都在一线画廊工作,休整了一段时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原本为朋友的空间寻找场地的她,决定将环铁边上五环一号的空间租了下来。“我当时过去一看,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想要的地方,顺其自然的就开始了。”

做艺术的实验室

空间有了,做什么呢?在成熟画廊的工作经验,为大牌儿艺术家工作的压力,让她选择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经营之路——替代性的艺术空间。“实际上我的定位不完全是一个画廊属性,而是一个“中间”的概念,以项目为主连接其空间的属性。”在阎玉婷的构想中,BETWEEN艺术实验室合作的艺术家都属于和她一样的年轻的一辈,她希望空间同艺术家能够共同成长,互相辅助。

既然与常规概念中的商业画廊不同,BETWEEN艺术实验室避开了画廊集中的798和草场地,北京的空间位于环铁旁边的五环一号,上海是在偏僻的北外滩艺术区。“其实上海最开始的时候非常小,只有十几平米的面积,直到今年年初才搬到了一个正式的空间。”

不扎堆,不求集群效应,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在空间项目的计划和实施上,同艺术家共同去做实验性的尝试,就成了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工作重点。“无论艺术家是架上还是装置,或是影像,我们想在他已有的工作当中,共同实验出一种新的方式,即使这个方式只是在这个阶段的一个实验而已,但是会有助于对艺术家完整的认识和解读。”之前艺术家郑路的个展“H-O-H”便是经过一年多的实验,艺术家通过对控制技术、多媒体技术的研究,以一种分解的思维呈现出对“水”这一物质的多重理解,实现一种非物理性的浪漫主义想象。做艺术的实验室,是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名称,也是他们对待艺术的态度。

陈浩洋:另一半  展览现场  上海

北京同上海之间便利的交通让阎玉婷经常为了项目两头跑。“经历了一年,现在从艺术家合作,包括团队的磨合,展览的设置和我们最初想做的东西,进入到了一个常态,虽然是两个空间,但是我们每个项目大概会提前半年去准备,很多时候年初我们就开始跟艺术家谈9月份的展览了,在这过程当中,可能从最初的方案到最终展览的呈现,已经变化很大了。”和艺术家一同探索作品的可能性,将艺术家不同的维度完整地通过实验和项目展现在观众眼前是目前的BETWEEN艺术实验室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姜迪:超弦世界精神的形状  互动装置  展览现场

给艺术家最大的自由

空间成立短短两年来,BETWEEN艺术实验室一共实施了十五个展览,以及与外部合作的四个项目,这些项目中几乎没有一个是在展前就有现成的作品,基本从最开始的想法到最后的现场呈现始终伴随着讨论和修改。“其实最终是要双方有一种默契,可能在一个完全不知道会做什么样的展览的前提下碰撞在一块,然后在过程中逐渐形成最终的展览方案。”

阎玉婷在央美读的是艺术管理,但从小有过学画的经历,她了解艺术家的状态,每个新项目的实施过程,都是她与艺术家共同去解决问题的过程。开一个空间在当下的艺术圈颇为流行,年轻藏家,经纪人都在涉足其中,BETWEEN艺术实验室希望能够给艺术家最大的自由度。“这个自由度不是单纯要如何呈现出一个完整的展览,而是给艺术家在创作思维上最大的自由度,BETWEEN希望的是提供给艺术家一个平台,而不仅仅只是做了一个展览,然后进行销售这样一个模式。

眼下70后艺术家已经成为了艺术市场中的主力,而80甚至90后艺术家也已日渐登上前台,这些还在“过程中”的艺术家群体,不能用简单的作品好与坏来评价,作品中蕴含的可能性是最宝贵的。“在这样的年纪里,不可能是没有问题的,我觉得就是要看哪些艺术家的方向是明确的,包括他未来是否会突破当下这个阶段的问题,实际上艺术家心里都很清楚问题在哪里,更多的是需要外界给他们支持与鼓励以及陪伴。”之前画廊工作的经验让阎玉婷对艺术家的判断有自己独到的眼光,“我之前跟冷林老师学到了很多,包括如何去做展览,给艺术家服务的经验,我们肯定要尽可能服务好艺术家,慢慢去建立跟这个艺术家匹配的藏家。”

在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展览体系中,引入了科技、扩领域的思考,这部分的展览占BETWEEN 艺术实验室展览的30%的比重,在阎玉婷的设想中,如果合作艺术家在自身创作中有这方面的研究,空间会帮助艺术家去实现这个想法,为其提供一些技术的支持,把当下其他领域的成果纳入到当代艺术的范畴里。“在当下科技领域已经做的非常成熟的部分,但是有的时候艺术行业的艺术家并不一定了解有这种形式的产生,或者他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如何实现的,那我们可以帮他来嫁接这么一个平台。”在阎玉婷的眼中,艺术家创作的自由和艺术本身的不设限都是最让她着迷和好奇的。此外“我们还希望能探讨一个集合的概念,联合策展人,国内外的评论家共同来做一些讨论,部分展览围绕这一的概念出发,这个是我们明年的展览计划,也准备了很长时间。”从空间已经实施的项目中不难发现很多这样的例子:钟兆刚展览“从计算机对一张空白A4纸的看法”中,艺术家把一张空白的A4纸用扫描仪扫进计算机,再使用软件,把这个“图文件”转换成计算机语言,再到80后艺术家姜迪的“超弦世界的精神形状”,通过对实体物象与精神存在的视觉形式进行研究,把感官智力的物象进行分析,并从其本身抽离,再把所有分析而来的物象与“精神的形状”进行抽象与重组。这些尝试有鲜明的跨学科特色,也让艺术圈儿对BETWEEN艺术实验室在做什么有了直观的认识。

H-O-H  展览现场  北京

上海空间现场图    策展人张嘉元策划群展现场图

未来就是脚踏实地

和成熟画廊“摘桃子”的经营方式不同,作为一个成立两年的新空间,和年轻艺术家共同成长是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方向,这也意味着要承受经营的压力和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在目前市场有些冷清的氛围中,如何将商业和理想平衡,是现实中不得不面对的情况。“每个展览有不同的人来,觉得艺术家不错,价格也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的话,我就会推荐给客人,也会有一些机构收藏,关键是他是否认同你的艺术家,你做的事情,认同的话销售是一个顺其自然的情。”

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团队同阎玉婷一样基本都是80后,从团队建设到专业性工作的磨合都在成长的过程中。熟悉画廊运作的她自然成为了这个团队的导师,“我要帮助他们重新建立很多价值体系,包括画廊的服务方式,日常工作专业性的要求,这种意识不是一天能形成的,小到一个文件格式的整理,都是规范。”

对于未来,同现在空间合作的艺术家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让BETWEEN艺术实验室进入到国际上更好的平台,将艺术家推到更重要的展览项目,是阎玉婷努力的目标。“我们的团队能把艺术家的事情做的更深化一点,细节上做的更好,在这个基础之不断发展就可以了。”一个空间的成功,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其代理合作的艺术家本身,项目质量的高标准,艺术家作品的成熟都需要在实践中积累,BETWEEN艺术实验室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在实验中探索,在项目中发现,脚踏实地的去做好每一个项目,同藏家,艺术家建立认同感。阎玉婷日常很多时间都在同艺术家讨论项目,对于销售,她会选择本身对艺术家有认同感的藏家去交流。“真正喜欢的人,理解艺术家的客户我会详细的为客户介绍这个艺术家的情况,我觉得有些事情不需要那么执念,让作品来说话是最有效的,而我需要的就是如何把艺术家的思想和方式有效的传达给藏家。”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推广过程也远比想象的要困难许多,在一个艺术家未被市场完全认可之前,画廊代理年轻艺术家必然是风险和机遇共存,在大家都处于观望阶段的时候,压力必然导向机构,但阎玉婷笃定了脚踏实地去做事情的信念,她对BETWEEN艺术实验室的未来信心满满,“既然选择去做这件事,就要做出结果给大家看。”

BETWEEN ART LAB  创始人 阎玉婷

Q:怎么看待年轻艺术家这一群体?
A:具有最大可能性与延展性的创作群体。

Q:推广年轻艺术家最大的困难是?
A:艺术家的创作有的时候不太稳定而且目前信息量很大的时代,如何让不为人知的艺术家获得大家的关注需要做很多的努力。

Q:已经实施的项目中最满意的是?为什么?
A:郑路的“H-O-H”展览,对于郑路个人的展览体系而言,在我们这的这个项目是一个比较小的实验项目,但是我觉得这个项目很完整,概念与作品非常统一而单纯,也在项目的沟通中产生了很多探讨的可能。

Q: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A:思维的开放性

Q:如何去选择和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A:还是建立在感性的基础上,对于我个人,收藏还是基于我对单独这件作品的感觉和喜好。

撰文/刘军  《艺术财经》

6O1A6043FullSizeRender